中工娱乐

《云南虫谷》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摸金三人组”翻开一本“虫怪大全”

来源:羊城晚报
2021-09-13 15:24:00

原标题:《云南虫谷》的另一种打开方式……(引题)

“摸金三人组”翻开一本“虫怪大全”(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黄士

2016年的《精绝古城》、2017年的《黄皮子坟》、2019年的《怒晴湘西》、2020年的《龙岭迷窟》……近日,由管虎监制,费振翔执导,潘粤明、姜超、张雨绮领衔主演的“鬼吹灯”系列第五部改编剧《云南虫谷》登陆腾讯视频。胡八一、Shirley杨、王胖子此次向云南古滇国出发,寻找“治病神器”雮尘珠:一路上,他们找到了传说中的虫谷、献王墓,经历重重机关,先后战胜水彘蜂、刀齿蝰鱼、雕鸮、霍氏不死虫、痋人、尸蛾等虫怪,如愿完成任务。

《云南虫谷》播出期间,看惯“摸金三人组”升级打怪的观众这次把关注点放在了“怪”上:剧中的虫子是不是真的?真有人会下蛊吗?剧里的虫子能吃吗?不用怀疑!《云南虫谷》就像一部“怪奇物语”,奇奇怪怪的冷知识还真不少。

走近科学

《云南虫谷》中,很多虫怪有原型,只不过剧中的“虫子”和生活中的“虫子”在功能上略有差异。

水彘蜂

剧中,“摸金三人组”划竹筏通过河道时发现,洞顶垂挂着无数人形痋俑。突然,痋俑从洞顶掉落,原本被保存在俑内真空环境中的虫卵进入水中,瞬间发育成专吸人血的水彘蜂。它们集结起来,差点把竹筏掀翻。

现实原型:

水彘蜂的现实原型是寄生蜂和蚂蟥。寄生蜂体长不超过3厘米,这种蜂寄生在鳞翅目、鞘翅目、膜翅目和双翅目等昆虫的幼虫、蛹和卵里,能够消灭被寄生的昆虫。蚂蟥又名水彘蜂,是一种浅水生虫类,喜欢附着在漂浮的物体上产卵。它们见水就活,迅速膨胀,两侧长出鳍状物,游动速度极快,咬起人来虽然厉害,但飞不出水面。

刀齿蝰鱼

通往虫谷的暗河里还有一个隐藏boss——刀齿蝰鱼。“三人组”正和水彘蜂缠斗时,一群刀齿蝰鱼被血腥味吸引而来,加入混战。虽然只有手掌大小,刀齿蝰鱼却长着一口尖牙利齿,攻击力极强,甚至能将铁铲咬出豁口。“三人组”和水彘蜂均成为刀齿蝰鱼的攻击目标。

现实原型:

刀齿蝰鱼的现实原型是纳氏锯齿鲤和蝰鱼。纳氏锯齿鲤以凶猛闻名,俗称“水中狼族”,体长30厘米,以鱼类和落水动物为食,也有攻击人的记录。蝰鱼是一种小型暖水性的深海发光鱼类,其体细长而侧扁,体长35厘米。蝰鱼是海洋深处的凶猛捕食者之一,它们有着龇牙咧嘴的恐怖形象,又被人称作“蝰蛇鱼”。不过,蝰鱼只生活在千米深的深海,同人类生活并无太多交集。

尸蛾

剧中,尸蛾寄生在人的尸体内,在尸体爆炸后,成群结队破体而出。尸蛾体内充满尸粉,人皮肤沾上便会中毒。Shirley杨差点折在尸蛾毒上了。尸蛾乍看上去很凶猛,但战斗力偏弱,只是体内带着传说中的“尸毒”罢了。

现实原型:

现实世界没有“尸蛾”这一物种,但“蛾”是一大昆虫种类。生活中常见的飞蛾并没有毒,不过它们翅膀上的鳞粉有时会使人过敏。不过,在毒蛾亚科中,世界上最美最毒的蛾是分布在马达加斯加的太阳毒蛾。

奇识增

痋术是啥?

《云南虫谷》片头有这样一幕:古滇国献王生性暴虐,擅使一种诡秘邪门的痋术,为给自己修建王陵,他将百姓制成“痋俑”。

在《云南虫谷》的故事中,古时滇国人崇尚巫术、迷信妖法,研究出一套利用痋术将怨念附到生物上的巫术,同时构造了一个“痋”体系:剧中出现的“痋人”是一种身体特征酷似人类、依靠爬行前进的大虫,它们怨念极大,发狂疯癫、凶残成性。“痋引”是施行痋术必须使用的蛊虫“药丸”,其被活人吞下后,会寄生于人体内产卵,人体内脏为蚴虫生长提供养分。只需三到五天时间,人体便被逐渐增多的蚴虫填充。人变成一具干尸,进而转化为石化蛹。

不少观众看到这一幕后很疑惑:这些带着巫术色彩的场景真实存在吗?

在现实生活中,痋术是封建迷信,据传与蛊毒、降头并列称为“滇南三大邪术”,有时也被统称为“巫蛊之术”。传说中,蛊毒是通过养毒虫放蛊,来使人迷失心智的邪法;降头术则是以符咒、尸体、鬼魂作为媒介来害人的妖术。

有时,三大邪术能并用。宋洪迈在《夷坚三志·黄谷蛊毒》中记录了一种源自福建的蛊毒,做法是将雌、雄二虫交配产生的卵用银针取出,放在人的饮食中,被害者刚吞下虫卵时没有任何感觉,但这些虫卵会在人体内靠人的气血长大,“益久则滋长,乃食五脏……临绝之日,眼耳鼻口涌出虫数百,形状如一”。

巫蛊文化

“蛊”字在殷墟甲骨文中就出现了,就其字本义而言,可能是指储存粮食器皿中的蠹虫。春秋以后,“蛊”的含义逐渐出现两条脉络,一则为疾病的蛊,二则为巫术的蛊。“巫蛊”多了几分灰暗色彩、神秘氛围。

根据于赓哲教授在《蓄蛊之地:一项文化歧视符号的迁转流移》一文所述:“蛊”字很早就与巫术相涉,具体原因不详,也许是因为储粮器皿中羽化的蠹虫给了人们一种幻惑的感觉,导致“蛊”字与神秘的超自然力有了瓜葛。

说到与“蛊”有关的巫术,最有名的当是汉武帝戾太子案中的“巫蛊”术。根据《汉书》卷63《戾太子传》的记载,其方式是以桐木人象征仇敌,施以法术,埋入地下,企盼以此加害于对方。

“巫蛊之术”内含多种分类,在《云南虫谷》中,王胖子中的是“舌蛊”:“摸金三人组”进入献王的明楼后,发现房梁上吊着一个布偶。贪财的王胖子嘴上说着要爬房梁将布偶烧掉,但上去后,打开布偶的嘴巴,却发现里面有块古玉。他闻了闻、舔了舔,便中蛊了。随后,王胖子不仅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还失心疯对同伴下死手,甚至冲进墓道啃食千年干尸。很快,Shirley杨找到王胖子中蛊的原因——玉的表面涂有一层致幻药物。这一幕也揭开了“巫蛊之术”的隐秘一角:很多时候,巫师不是给人“下蛊”,而是“下药”。

我国有着悠久的“巫蛊文化”,而“巫蛊传闻”也经历了文化圈层的流变。于赓哲认为,“南方众多的地方病、好巫鬼重淫祀的地域文化使其成为北方人‘蓄蛊想象’的最佳温床,而融入主流文化圈也就成为该地摆脱这一污名的不二法门。弱势文化融入主流文化圈之后,自身的蓄蛊污名会逐步消逝”。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历朝历代明令禁止“巫蛊之术”。例如,《汉律》规定,放蛊人和指导别人放蛊的人都将被于街市当众执行死刑;《唐律》有“造蓄蛊毒及教令者,绞”,《大明律》将巫蛊定为“十恶”,而《大清律例》也将蓄蛊杀人者定为死刑。

链接

影视剧中的“巫蛊”

除了《云南虫谷》,还有不少影视文学作品将传说中的巫蛊之术加入了情节之中。例如,金庸在多部作品中,都塑造了精通巫蛊之术的角色。

《倚天屠龙记》中,华山派掌门“神机子”鲜于通用到了著名的“金蚕蛊毒”。他饲养金蚕,制成毒粉,藏在扇柄之中,扇柄上装有机括,一加揿按,再以内力逼出,便能伤人于无形。光明顶上,鲜于通与张无忌对战时,便施放金蚕蛊毒,但被张无忌吹回,鲜于通反受其害。

在影视作品中,擅用蛊毒的角色通常是反派。《天龙八部》大反派丁春秋的武功绝学多与蛊毒相关:腐尸毒是用腐烂的毒尸向敌人发动攻击;三笑逍遥散是用毒蛇、蝎子、蜈蚣、毒蟾蜍、毒蜘蛛制作而成,中了三笑逍遥散的人,会在不知不觉中发出奇怪笑声,笑过三声后毙命;化功大法则是掌中所蓄毒质随着内劲直送到对手体内,受者手脚麻痹、经脉受损。

而金庸的多部作品中都出现了五毒教。教中人物亦正亦邪,性格鲜明,令人印象深刻。如《笑傲江湖》中五毒教教主蓝凤凰,她性格飒爽、率性风流,喜欢养毒蛇,能炼制传说中苗族人的蛊毒,还善于配制各种剧毒。巧的是,书中的五毒教正是来自云南。

有时,蛊毒也被作为一种贯穿整部作品的线索。在电影《妖猫传》中,杨贵妃饮下一杯含有蛊虫的毒酒。白龙为守住杨贵妃的容颜,吸走其身上的蛊毒。之后,白龙化为妖猫利用蛊毒复仇。

有意思的是,“下蛊”一说也经常被人们用在日常交际中,形容人迷失心智。在最近的热播剧《乔家的儿女》中,听闻父亲乔祖望要娶保姆曲阿英当老伴,女儿乔四美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你是不是被她下了蛊啊?”

画外音

潘粤明:“痋人”都是武行人员扮演的。装备不透气,他们戴上头套只能憋着气演,一套衣服差不多有100斤,非常辛苦。为了还原原作的真实度和凶险度,演员每天都在冒险,最难拍的是临近杀青那几天,拍“乌头肉芝椁”这场重头戏。我们顶着40摄氏度的高温,头冲下一吊吊一天,一直在咬牙坚持。

张雨绮:这是一部下饭剧。剧中昆虫很多,虫子高蛋白,所以观众看剧的时候,不仅剧好看,还能接触到自然科学知识,非常有营养。大家看到虫子别害怕,你就想它都变成一盘菜了,炸一炸,就着两口酒吃一口,还挺香的。

读读看

雮mù尘珠

水彘zhì蜂

蝰kuí鱼

雕鸮xiāo

痋téng术

蛊gǔ毒

降jiàng头

蚴yòu虫

责任编辑:卢云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