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组团十七年 今夏推出第九张专辑 希望用音乐打动人、鼓励人

飞儿乐团:以“钻石之心”做音乐 直到写不动唱不动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1-08-30 08:24:28

  原标题:组团十七年 今夏推出第九张专辑 希望用音乐打动人、鼓励人(引题)

  飞儿乐团:以“钻石之心”做音乐 直到写不动唱不动(主题)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寿鹏寰  摄影/北京青年报记者  郝羿 统筹/满羿

  F.I.R.飞儿乐团沉淀两年,今夏推出了第九张专辑《钻石之心》。

  组团十七年,换主唱三年,在外界的不看好和质疑声中,飞儿乐团交出了这张潜心两年雕琢的“钻石心”,也是一张“用生命活过来的专辑”。

  三位成员近日接受了北京青年报“娱见”栏目的专访,讲述了在非常时期创作和制作专辑的经历,分享了成团十七年、换主唱三年来走过的心路历程,也希望这张“钻石心”般的音乐作品,以及他们未来的每一首歌曲,都能带给大众满满的正能量,令每个人都能正视人生的磨难和考验,相信“越打磨,越光亮”。

  飞儿乐团表示,“我们一直会做音乐,直到写不动、唱不动为止,这正是我们想要传递的事情,用音乐去打动人、鼓励人。”

陈建宁 韩睿 阿沁

  做专辑像打磨钻石

  作品充满正能量

  距离上一张专辑时隔两年,新专辑也筹备了两年,三位成员将这个过程比作“像在打磨钻石一样”,因此专辑取名为《钻石之心》。“传播正能量是我们从出道到现在一直坚持的一个路线,所以这是一张充满正能量的专辑,里面有很多可以鼓励或者温暖、慰藉人心的作品。”

  有感于2019年到2021年之间,一场疫情打乱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钻石之心》以打磨钻石的过程,比喻人生的磨难与考验,希望以此鼓励大家坚守信念,终能绽放最璀璨耀眼的光芒。键盘手陈建宁说:“这是一张用生命活过来的专辑。”坦言以往专辑名称都要历经无数次讨论与修改,但这次却只用了20分钟就定了下来,希望以新专辑记录这个特殊时期,用音乐记载人类顽强拼搏的生命故事。

  在打磨专辑的过程中,遇到不少困难,包括从创作到制作期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三位成员不能见面,只能通过“云端”的方式交流、录音。

  “在音乐上没有办法面对面交流,真的有点像‘隔靴搔痒’,很难做到理想状态,所以大概去年底的时候,我们在北京合体,还是要面对面,坐下来交流每个音符、每个唱法。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有点像闭关,每天就是吃饭、录音、睡觉,反而是激荡出很多新的想法,最终打磨出了这张专辑。”

  通过这段不一般的经历,三位成员也想跟歌迷分享: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一起努力想办法,总能克服。

  在后海获创作灵感

  新作融入传统文化

  三人在北京合体的时候,意想不到地迸发了很多灵感,比如主打歌《锦绣梦》就在北京完成的。“我们去了后海,遇到了很多京剧爱好者,有弹月琴的、唱小调的、唱戏曲的,看到他们,有一些灵感迸发,就决定把中国的传统戏曲、中国艺术的美感融合到西洋摇滚乐当中,变成一个新的潮流。”

  《锦绣梦》加入了古筝、琵琶、二胡和梆笛,以往飞儿乐团的作品大多以摇滚曲风呈现,这首歌确实有些不同,对三位来说,也是一次挑战。尤其是主唱韩睿,第一次挑战唱戏曲,看似耳目一新,但背后没少做功课、下苦功。

  虽然是音乐科班出身,但韩睿学的是音乐剧专业,从美声唱法到流行再到戏曲,对于二十多岁的韩睿,这种切换并不那么自如,甚至确实有点难。所以录音的时候并不顺利,几次三番地重录,几近崩溃。

  “我小时候是接触过戏曲的,也很喜欢京剧,但心里还是有点惶恐。因为毕竟要唱的话,还是要很专业地呈现给大家,让大家知道我们是花心思的,并不是敷衍了事,是想要传递一些东西给大家的。”

  对于韩睿的呈现,其他两位成员相当满意,陈建宁也赞韩睿悟性够高。比如为了拍摄《锦绣梦》MV,陈建宁特意去参观了梅兰芳故居,将自己的所见所想录视频发给了韩睿,韩睿看到视频,深受启发,很快领悟了建宁老师想要传达给她的内容,最终将其内化为MV的表演。

  “制作人还要做一些启发歌手的工作,比方说我会把七八十年代的歌曲传给韩睿,我说你听一下,看有没有可以学习、借鉴的地方,或是有一些精神可以消化,但是你必须内化变成自己的东西。包括这次借鉴梅兰芳大师的一些表演,我觉得韩睿的悟性蛮强,我们通过这样的方式完成了沟通,所以这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默契,这才是一个团体。”陈建宁说。

  换主唱后备受争议

  先埋头苦干不理质疑

  《锦绣梦》的灵感除了来自中国传统文化,也融入了乐团在前行路上遇到的高低起伏并最终把握当下重回轨道的经历,满满的正能量。正如飞儿乐团组团十多年,推出的《Lydia》《我们的爱》《你的微笑》等多首传唱至今的经典歌曲,后来经历人事变动、一度停滞、更换主唱、歌迷不接受且备受争议等,但到今天乐团组团第十七年,再度交出了一张拿得出手的作品,经历、故事都足够励志。

  2018年,飞儿乐团前主唱詹雯婷离开乐团,就在大家都猜测飞儿乐团可能难逃解散的命运之时,乐团迎来了新主唱韩睿。外界对于年轻的韩睿满是质疑和嘲讽,认为她没能给乐队带去活力,反而使飞儿乐团丢掉了最重要的灵魂。很长一段时间里,飞儿乐团的粉丝认为那个声音和记忆中的样子不匹配,很多粉丝甚至要求他们不要再唱。这三年中,飞儿乐团以及新主唱韩睿受到了太多的批评、指责,就在年初一档综艺节目中,韩睿还当众被乐评人批“太差了”,但这并不能阻止飞儿乐团前行的脚步,也没能令韩睿退缩。

  飞儿乐团组团时,韩睿刚刚8岁。中学时期去KTV她点的也是飞儿乐团的歌曲,大学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音乐学院音乐剧专业,职业理想是当一名音乐剧演员。韩睿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以这样的方式走近偶像。出道前,韩睿参加过不少歌唱比赛且成绩亮眼,飞儿乐团吉他手阿沁就是通过一场歌唱比赛知道了韩睿,才有机会邀请她加入乐团。彼时韩睿刚刚22岁,柔弱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对于外界的质疑和嘲讽,她来不及多想,因而那些质疑、嘲讽反倒没能伤害到她。现在想起来,她还庆幸自己那时候的“有点傻”,“就是觉得好开心,好荣幸,也不会想到什么压力,满心想着就是我得好好唱歌,能力不足,我要怎么提高自己,怎么去唱得更好。那段时间我就自动屏蔽掉外界的东西,先专注于提升自己,当你努力了,可能就会有一部分人看到你的努力,所以先埋头苦干。现在想想还蛮乐观的。”

  能有这样的心态,也多亏乐团的“导师担当”陈建宁做的心理建设,“我跟她说,你一开始一定会有不习惯,要慢慢用实力证明自己。不要把心思放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你要接收那些对你的发展有帮助的信息。现在我觉得一切都很好,未来你还有更高的地方要去,我觉得当歌手,就是自己跟自己在竞争,只要今天的我比昨天进步,明天我可以比今天更进步。”

  成员有共同的愿景

  期待音乐能流传于世

  很多音乐组合离了原来的主唱之后很难走得更远,但飞儿乐团走到今天已经十七年,三位成员认为最关键的原因就是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愿景,做出的音乐能够给人以力量,这也是他们坚持的动力。

  阿沁坦言,乐团成员都各自经历过创作上的瓶颈,对于乐团来说,就相当于一次挫折和挑战,但最终大家都以各自的方式顺利度过。乐团每一位成员都是独立的个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很多时候就需要一种平衡,才能牵手走得更长久。

  “我们三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像(建宁)老师属于速度比较快的那种,在有些事情上他会出面督促。需要沉淀或者放松的时候,我就是放松担当,韩睿属于生活担当,哪里有好吃的,今天点什么外卖,就是她来搞定。总之遇到困难或者瓶颈,我们团队会一起克服。”

  未来,飞儿乐团希望他们的音乐除了能打动人、鼓励人,还能流传于世。因为主唱韩睿最初的梦想就是做一名音乐剧演员,虽然后来加入了飞儿乐团,但这个梦依然还在。因此,做一出音乐剧也已经提上日程。

  韩睿大学的专业是音乐剧,加入飞儿乐团以后,从美声转到唱流行也颇费了一番周章,上了很多课,但有时依然难改唱美声的小习惯。建宁老师开导她:“书到用时方恨少,对不对?只是时机未到。其实你学到的东西未来都会用得到,就像你小时候听的戏,现在不是也用到了?所以我觉得音乐人应该海纳百川,你学到的东西总有用到的时候。”

  有一位患抑郁症的歌迷在飞儿乐团的微博下留言说,从前自己满是负能量,觉得生活毫无意义,没有坚持下去的动力。但听了飞儿乐团的新歌以后,觉得自己找到了希望,于是可以“开心地吃药”。他说很担心飞儿乐团不再做音乐,请求乐团一定要坚持下去。

  “所以我们一直会做音乐,直到写不动、唱不动为止,这正是我们想要传递的,用音乐去打动人、鼓励人。”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