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郝蕾:演出角色内心的百转千回

在青春片《盛夏未来》中,她是倔强、深情而又勇敢的母亲

来源:文汇报
2021-08-12 10:27:04

  原标题:

  郝蕾:演出角色内心的百转千回(主题)

  在青春片《盛夏未来》中,她是倔强、深情而又勇敢的母亲(副题)

  文汇报记者 姜方

  出道20多年,郝蕾几乎没拿过什么大奖,却是很多人心中最会演戏的女演员之一。在最近上映的青春片《盛夏未来》中,她饰演一个18岁女孩的妈妈,戏份不多依然格外亮眼。“单独夸一波郝蕾,太好了,有作为母亲的担忧和伤心,有作为女人的深情和勇敢,我似乎还看出了一丝杨宇凌(郝蕾在《十七岁不哭》中扮演角色)的倔强。”留言区里,一位网友写下这样的赞美,也道出了很多观众的心声。

  如今的郝蕾,脸上已有岁月的痕迹,眼角细纹中也定格了她在银幕和荧屏上一个又一个经典形象。正如导演孟京辉曾对她的评价——“郝蕾是用灵魂演戏的人”,在最新作品《盛夏未来》中,她再次恰如其分地演出了人物内心的百转千回。

  是母亲也是“怀春少女”,她的表演触及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郝蕾的上部电影《春潮》,重点刻画了她作为女儿和母亲之间的羁绊。到了《盛夏未来》里,郝蕾自己变成操碎心的母亲,和张子枫扮演的女儿陈辰斗智斗勇。影片中的郝蕾放弃工作和社交,租了学校附近简陋的房子当全职妈妈,只希望复读一年的孩子这次能顺利考上好大学。这是她明面上的生活,而暗地里,她早已和丈夫婚姻破裂,并且各自有了新对象。为了不影响女儿高考,她决定对女儿隐瞒新恋情。可女儿早就知道了这个事实,成绩优异的她故意在高考中考砸,盼的是在复读这一年里,父母能重归于好。

  郝蕾没有扁平化、脸谱化地去演绎这位母亲,而是把人物的各个层次处理得鲜活生动。她固然有作为家长威严的一面,但当她“力劝”女儿和女儿的“假男友”——吴磊扮演的郑宇星“不要分手”时,也会俏皮地夸郑宇星“你还是挺帅的”。当她陷入爱情时,也会绽放如少女怀春般的心情。比如在家等待祖峰扮演的“海南水果王”上线跟她打斗地主时,因为一直等不来人而心情焦躁;当男朋友上线回复的一瞬间,她马上表现出无法遏制的开心,但还要保持“高冷”形象,稍微晾他一会儿再去回复。

  影片临近尾声,有一场母女矛盾爆发的重场戏。“陈辰,你是觉得妈妈特别不理解你是吗?”郝蕾低头不看女儿,发出质问,“就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她目光转向女儿,用手指狠狠戳向自己。女儿说:“你想听真话是吗?”郝蕾马上又把目光从女儿身上移走,以充满防御性的表情回击:“我不想听,你没有一句是真的。”“我只是不想在你们两个人中间选一个。妈妈,我不想你和爸爸再为了我撒谎。”当女儿说出自己早就知道父母隐瞒离婚的真相时,郝蕾终于“破防”了——她闭上眼睛、眉毛颤动、嘴唇紧抿,掩面低头拭泪,最后抬头用手擦去女儿脸上的泪痕,抚摸她的头发,眼神柔软。这段克制又充满分寸感的表演,尽显一个母亲的自责、心疼、欣慰。

  在故事的最后,这对母女终于彼此释怀。“陈辰妈妈有这样一个时间段,是和女儿一起成长的。”郝蕾谈起《盛夏未来》时说,“成长都是磕磕绊绊的,我们要学会如何面对伤害,然后从伤害中找到一些不同的感悟,这才叫真正的成长。”也正如贾樟柯评价郝蕾时所说:“日子久了,我们中的很多人变得百毒不侵,刀枪不入。郝蕾的表演让我们找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在电影院里偷偷哭一场,灯亮后继续当强者。”

  冰山之下暗流涌动,更能见得演技的真章

  几个月前,郝蕾参与综艺节目《十三邀》的录制。摄制组开会时特别提到,“其他女明星,演谁都有自己的样子,但是郝蕾的方法是把自己消掉,演谁是谁,所以不被记住也是合理的”。细数郝蕾演过的代表性角色,她确实投入了全部的灵魂。

  电视剧《少年天子》里的静妃,跋扈、骄纵、善妒,本有一颗自由之心却受困于深宫高墙,爱起人来咄咄逼人,恨起人来癫狂如鬼魅。话剧《恋爱的犀牛》中的明明,穿着一身红裙向世人宣告,像火山爆发般去奉献自己的能量、欲望、荷尔蒙,展现她对爱情的定义。电影《亲爱的》中那个丢了孩子痛彻心扉的母亲,对前夫甩空巴掌、失控拉扯、用尽全力地嘶吼,好像本人也经历过这不堪的一切。《黄金时代》里穿着灰布军衣,前往抗日前线写作的丁玲,目光坚毅、眼里有光,健壮的身体里住着一个女性作家无法被磨灭的生命力。而在《春潮》中,郝蕾更展现了在沉默隐忍中爆发的上佳演技。

  郝蕾说过:“现在的影视剧,很多都是非常戏剧性的场面,但是很多生活中无法被呈现的场面,才是真正的‘痛苦’。”在《春潮》里,她饰演的女记者郭建波带着女儿离了婚,和控制欲极强的母亲住在一个屋檐下。当争吵也无济于事,就只能以无言去忍耐,当忍耐也到了极限,她就用手去攥仙人掌,直到手上鲜血直流。郝蕾在《十三邀》中讲述了这场戏的幕后——仙人掌是假的,流血也是假的。“我没有那么敬业。我就是把自己手扎穿了,可是我没有感觉到痛也没有意义啊。”但只要看过这段表演的人,都能体会到郭建波心里刺骨的痛。

  “郭建波是间离在生活之外去生活的。生活已经把她压到无法喘息,不这样就没法活下去。”这是郝蕾对角色的深层次理解,她也演出了“刺怎么也拔不出来,永远隐隐作痛”的感觉。正如郝蕾所认为的真正优秀的表演,并不需要做出很多表演的样子。“我可能什么都没做,但是我心里是非常充盈的。百转千回,你都能看得见,但是我是没有表情的。”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