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这位“宝藏歌手”登上《流淌的歌声》第三季的舞台

满江:在音乐上,我永远都是年轻人

来源:羊城晚报
2021-08-02 14:01:40

  原标题:这位“宝藏歌手”登上《流淌的歌声》第三季的舞台(引题)

  满江:在音乐上,我永远都是年轻人(主题)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他曾是风光无限、颜值与实力并存的一线歌手;他曾经急流勇退,完全从歌坛销声匿迹,度过了6年“弹吉他、打太极、练书法、学绘画”的蛰伏时光;当观众渐渐将其淡忘的时候,他以一曲《归来》重返舞台。他就是满江。

  近日,满江现身广东卫视大型原创时代记忆音乐文化节目《流淌的歌声》第三季的舞台,与伍思凯、温岚、赖美云一起回顾“记忆中的老情歌”。录制间隙,羊城晚报独家专访了满江,听他讲述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致敬偶像,首唱齐秦代表作

  2016年,满江登上《中国好歌曲》第三季的舞台,以一首《归来》宣告自己的回归。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满江,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奶萌的偶像小生。他清瘦了不少,再加上一头长发和络腮胡子,颇有几分雅痞大叔的范儿。

  复出之后,满江参加了《谁是宝藏歌手》等综艺节目,“又见满江红”成为新闻标题。各大音乐平台上,《归来》《Mr.man》《南海姑娘》等新作也取代了老歌,成为满江如今最受欢迎的作品。不过,这位“再出发”的歌手,其实也有念旧和恋旧的一面。

  羊城晚报:《流淌的歌声》是一个致敬经典的节目。其实你的音乐道路已经往前走了,你与这个舞台的共鸣在哪里?

  满江:我和《流淌的歌声》之间有很多特别奇妙的相同点:我们都很念旧,都希望用音乐去表达温暖的情感和正能量的态度。同时,我始终认为春天也是从冬天而来的。新东西突破了旧事物的想法和观念,但所谓的“新”也会逐渐变旧,新旧之间是不可脱离的共生共赢关系,要动态地看待它们的转化。所以,我是怀着当下的心态来“唱旧”的。

  羊城晚报:你有很多经典歌曲,为何此次选择翻唱《夜夜夜夜》?

  满江:这首歌的原唱是齐秦,他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流行音乐启蒙老师。《夜夜夜夜》在我心里的分量很重,从出道开始,这就是我很想征服的一首歌,很难唱好。

  羊城晚报:终于要在舞台上挑战这首歌了,你的心情如何?

  满江:前段时间准备的时候,我心里很忐忑。这次也是借着节目中的致敬环节,斗胆用自己的方式唱了一遍。出道21年,这是我第一次有机会在舞台上跟大编制的乐队配合来演唱我偶像的歌曲。对我来讲,这件事很隆重,这是在致敬我的青春年少时光。

  羊城晚报:在你出道的那个年代,广州是中国的流行重镇。你与广州的交集多吗?

  满江:“94新生代”那批歌手,比如我的师哥师姐——毛宁和陈明,他们都是从广州走向全国的,很多人还会讲粤语,这让我特别羡慕。但我因为出道晚了4年(满江于1998年出道),我跟广东在音乐上的交集比较少。但广州是一个我很喜欢的城市,这里的冬天也会有花开,满街都是绿莹莹的,北方人完全无法想象。因为离得远,我总觉得广州有点神秘,她的南方气质特别吸引我。

  昔日偶像,已经习惯当“暖男”

  1998年的满江,有着阳光俊朗的外形,干净深情的嗓音,温文尔雅的个性。他以偶像歌手的身份出道,先是推出两支单曲《舍不得你走》《我们是朋友》,同年发行首张个人音乐专辑《多变的海》,当中《你是春风我是雨》《美丽不是错误》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满江风头正旺。他通告满档,屡登各大晚会;三年发四张专辑,《裙角飞扬》《奇迹》《飞鸟》等作品红了一首又一首。2001年的央视春晚上,一身白色西装的他,与黑衣韩磊、红衣江涛登台齐唱《好男儿》,成为观众记忆中的经典画面。

  复出之后,乐坛已经是另一番景象。在短视频当道、歌曲被截成一段段15秒配乐的当下,满江充满了对“从前慢”的怀念:“我希望音乐不要被片断化,大家起码花三五分钟的时间认真听完一首歌,才能了解它的创作动机和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

  羊城晚报:1998年的“偶像歌手”,跟现在的“爱豆”有什么异同?

  满江:不同的地方太多了。这个时代一切都太多、太快了,我相信一个有追求的“爱豆”会过得很辛苦,压力会很大。现在的人连追电视剧都要倍速播放,这让我很难理解。一个片子如果需要快进,我宁愿不看;如果真的要看,我就会花一两小时,好好地品味它。

  羊城晚报:恋爱是“爱豆”的一大禁忌,当年的偶像歌手可以谈恋爱吗?

  满江:也不能,这点倒没有太大区别。当时我们的流行音乐包括整个流行文化都处在启蒙的阶段,我们始终在揣度公众的态度和接受能力。我开始恋爱之后也试探着告诉我的歌迷,他们挺支持我的。这两年,我的爱人一直帮我做工作,包括为专辑绘制封面等等,我的歌迷里都有人悄悄粉她了。我觉得这太好了,倘若不粉我了,还有太太接力,歌迷们的黏性太好了(笑)。

  羊城晚报:出道至今,你身上始终贴着“暖男”标签。这是当时的公司有意打造的人设,还是你本来的性格?

  满江:这算是一种因缘吧,就像我小时候喜爱电视剧《西游记》,六小龄童扮演的孙悟空压根就是人戏合一。很多时候以为的“机缘巧合”,最后会发现其实是一个恰当的选择。我刚出道的时候,满以为自己会发一张更有男人味的专辑,结果一出道唱的就是《你是春风我是雨》。这么多年,我就一直这样“春风化雨”下去,现在的心态和感受,反而跟这首歌想表达的非常接近。搞不清楚是歌选了我还是我选了歌,命运就是这样。

  羊城晚报:老是得暖着歌迷、暖着别人,甚至暖着周遭的一切,你会觉得累吗?

  满江:人活着还是得自己消化些情绪。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待人接物的方式。我新专辑《进化论》里面有一首歌叫《大摩羯》,那是我爱人帮我写的词,描写了一部分她眼中的我。我到底暖不暖,大家听听歌会更明白(笑)。

  坚持创作,敲开年轻人心门

  复出后的满江开启了他的第二段音乐人生,推出了《Mr.man》《冬某日》《进化论》等多张新专辑,可听性强、曲风多变,还充满了对世界、对生活的观察与哲思。他认为,尽管自己经历了“出道——勇退——复出”的循环,但这都是自然而然发酵出来的,并非主观意愿所能设计。谈起自己的音乐道路,满江显得淡然又随缘:“很多的路,走的时候曲曲折折,回头才发现,都是必经之路。”拥有了中年人的通透感,又保留着少年气,他表示:“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心里面还有很多的话想讲,所以要找一些不一样的舞台,让一些新的观众来听我现在新的创作。我不好去设想未来怎样,但会一直往前走。”

  羊城晚报:面对现在的演出环境和年轻观众,你会有割裂感吗?

  满江:还好。近五六年的时间里,我始终坚持在LiveHouse里训练,对年轻人还是很熟悉的。比如2019年我们在广州演出,当时下着大暴雨,我和乐队背着乐器,把鞋袜都脱了,挽起裤脚进场。400多个观众也是踩着漫到脚脖子的水进来,这里面有跟了我20多年的老歌迷,也有很多“90后”甚至“00后”。对我来讲,年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不过,年轻人的面容确实不一样,我看见他们胶原蛋白满满的脸,会有回家好好敷面膜的冲动。我希望能够敲开年轻人的心门:我的确是一个老歌手,但音乐上,我永远是年轻人。年龄不会限制我的歌路,我的心永远跟着时代,唱时代的声音。

  羊城晚报:人们熟悉的是“年少成名”的满江,但你会觉得自己“大器晚成”吗?

  满江:自己评价自己还真不好说。不过,我希望自己还能拥有努力的机会。在这个快速的时代里,你想努力、有努力的机会、有能展现自己的舞台,是多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真的很感恩,我依然希望在音乐上多一些努力和奋进。

  羊城晚报:抛开外界的标准,就内心丰盈的程度而言,你现在更充实了吗?

  满江:走过这么多年,如果故意谦虚说“不”,那是假话。我最有满足感的事情之一,就是这些年来,无论在台前还是幕后,我始终没有放弃音乐。所谓“一万小时成功定律”,哪怕不去计较成功与否,只要你真正为一件事物付出了时间和精力,你自然会对这件事情生出情感,它也会让你的内心更有温度。

  羊城晚报:最后,请跟我们分享一首最近打动你的歌。

  满江:孟慧圆翻唱的《这世界那么多人》。“这世界有那么多人,我庆幸还有个我们”,真的要夸一下我的好朋友王海涛,他给这首歌填了一个超级暖心的词,非常能触动人。不光是我,周围很多朋友听这首歌的时候都会落泪,希望大家都能去听听。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