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高分剧背后的男人们

来源:齐鲁晚报
2021-03-07 13:22:46

  前一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大江大河2》《山海情》都收获了高口碑,出品公司正午阳光再次证明自己的实力“没有上限”。

  近年来,在影视行业,正午阳光被称为“国剧之光”,作品数量大、整体质量高,几乎每部都能成为爆款。“正午阳光现象”和相关的高分剧背后,是制片人和“导演天团”组成的一个“男人帮”,包括侯鸿亮、孔笙、李雪、张开宙、简川訸、孙墨龙等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师文静

  高分团队

  无短板,

  打造各题材佳作

  正午阳光公司核心的团队由制片人、导演构成,侯鸿亮领衔制片团队,孔笙、李雪、简川訸、张开宙、孙墨龙、黄伟等均是独当一面的优秀导演。团队“铁三角”是侯鸿亮、孔笙、李雪,“导演天团”的灵魂人物是孔笙,简川訸、张开宙、孙墨龙等人,则被网友称为“二代导演”。这些导演大多从摄影干起,转型导演,孙墨龙甚至从美术设计做起,转摄影,再转导演。“二代导演”都跟随孔笙工作过,任副手,或是联合执导,现在都已有多部独立执导作品。传统的“传帮带”现象,竟然在影视行业存活下来。

  2017年正午阳光砍掉艺人经纪业务时,侯鸿亮称,在木桶理论中,最短的木桶决定公司的形态,但长板才决定一家公司在市场的位置。“我们的长板就是内容,正午阳光所有的一切都聚焦在内容上。”在侯鸿亮的把控下,正午阳光要做的事情是,“在一些剧搞得观众审美模糊时,告诉观众什么才是好东西。”正午阳光希望依靠优质内容建立品牌,再逐渐探索更多盈利模式。

  剧迷中流行一种说法:“电视剧界,孔笙排第二,恐怕没人敢排第一。”此语虽有些夸张,但可见孔笙在观众心目中的分量。孔笙拍戏20多年,40多部作品摆在那里,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专业奖项收获一大堆。其特点是能驾驭各类型作品,扶贫攻坚剧《山海情》、革命战争剧《生死线》《战长沙》《北平无战事》、工业剧《钢铁年代》、商业剧《温州一家人》、都市剧《欢乐颂》、古装权谋剧《琅琊榜》、破案剧《绝密押运》,以及《风车》《父母爱情》等年代伦理剧均出自他手,绝大部分在8分以上。孔笙作品的艺术风格是开放的、丰富的,抒发国家情怀,呈现历史的厚重,塑造极致的荧屏美学,在聚焦一个个时代节点中感人的故事时,探索的始终是普遍的人性,大时代下人的选择、人性的困境等。孔笙说,他其实不在乎题材是什么,在乎的是能表达出什么,用正剧的心态去拍。总的来说,作品追求“正剧”风格,展现“正大”气象。

  交到“二代导演”手中的则是更加年轻化、市场化的新类型作品。张开宙作品多,被网友称为“最受宠”的“二代”,他的《如果蜗牛有爱情》《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清平乐》虽有小争议,但承担起了观众对好剧的期待。简川訸的《欢乐颂2》《都挺好》走的是话题爆款剧,一定程度引领女性题材、原生家庭题材潮流。委以短剧赛道新标杆重任的《我是余欢水》,由孙墨龙执导,该剧曾引爆话题。

  正午阳光的剧不仅仅是爆款这么简单,每一部都有自身的特点,也能引领潮流。侯鸿亮说,他们从不做同类型的项目,因为不断的重复会让创作变成生产,这是对大家创作能力的极大损耗。正午阳光的剧,每一部真的都是创作而非生产:在抗战雷剧横行时拍出高分剧《战长沙》,拍出极致民国范儿的《北平无战事》;在网络小说改编最开始流行时迅速入局,坚持用做“正剧”的心态来做网络P,创作出经典作品《琅琊榜》;在《知否》《清平乐》中践行了古装极致美学;在《大江大河》《山海情》中做到了真正的现实主义创作;在短剧集爆发的2020年,拿出了口碑剧《我是余欢水》。

  这样的导演团队,这样的高分作品阵容,也助推一大批演员走红、翻红。王凯、靳东、刘奕君、刘敏涛、杨烁、刘涛、祖峰等演员的履历中,一大串作品都是正午阳光的;郭京飞、姚晨、胡歌等人与正午阳光合作后口碑攀升;冯晖、岳旸、张晓谦、赵达等一众配角演员成为荧屏超级大熟脸。好演员、好导演、好剧本、好团队互相成就出好剧。

  职业态度

  心中有责任,

  品质“不封顶”

  谈及创作心态,侯鸿亮曾经说,“你传递出去的东西没有美感,它不对,它影响的就是我们下一代人,甚至说我们的受众,他们的审美取向都会发生变化,这是我们这个行业应该承担的责任。”与很多赚快钱的影视从业者不同,“美感”“责任”“下一代”等词汇,是侯鸿亮这个专门负责开发项目、负责公司盈利的制片人常思考的问题。他的团队全部以创作为本职,有这种坚定的立场和初心,并且去认真实践,才会精品一出手,荧屏就“颤抖”。

  这个团队拍一部戏从头到尾都透着专注、专业。好作品的源头是剧本,侯鸿亮曾说,他选择一个剧本一定要完整看完,看一半都不行,做内容的最重要的是把根基打牢。“有的老板天天应酬,没时间看剧本、小说,项目不好了,才发现那些饭局一点儿用都没有。”

  孔笙、李雪、简川訸、张开宙、孙墨龙这群导演,则是剧迷们公认的具有“强迫症”“完美主义者”特质的导演天团。作品中追求极致的画面美学,工作中有令人佩服的敬业态度和职业操守。演员杨烁在这个团队里拍《欢乐颂》《大江大河》系列,除了感叹还是感叹,他说在拍摄现场,小到每个场工屁股后面挂一个垃圾袋,随时清理场内的垃圾,大到每一个部门的器材都摆放得整整齐齐,这样的团队怎么能拍不好。

  细致、严谨的创作风格,是出精品的基础。有很多细节都体现这个导演团队的精益求精。比如,在拍《父母爱情》时,有场饭桌的戏,孔笙和执行导演都看出外购的馒头颜色太白,而上世纪70年代面粉颜色是发乌的。为拍出年代剧的质感,剧组自建了一个小食堂,蒸出几十年前的馒头。《山海情》热播时,剧组种蘑菇被观众津津乐道。蘑菇棚是剧组搭建的,镜头中鲜嫩的蘑菇是从混合了牛粪、羊粪的混肥中真正长出来的,拍摄团队完全掌握了凌教授种蘑菇的方法。《知否》中皇帝宫殿中那满屋子的麦子,也是真种出来的麦子。《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出现辽金古墓,墙上精美的壁画都是剧组参考各类资料,花大力气制景做出来的,剧中的爆炸头,喇叭裤,对上世纪80年代细腻的街景、装饰等复原,都让剧迷大喊“跪了”。

  孔笙导演的朴素价值观是“做什么都要像那么回事”“最重要的是态度”。三年打磨一部《都挺好》的简川訸跟孔笙的追求一脉相承:“一个剧本打磨三个月跟打磨三年,肯定效果不一样,而且在打磨的时候不断在推翻自己。在这个团队里大家都能静下心来做事,没有去追求热的或者快的东西,做一件事就认真做,结果好坏交给观众,只要这个过程对得起自己就行了。”

  人格魅力

  没架子,

  脾气好,尊重人

  拍《闯关东》时,侯鸿亮担任执行制片人,孔笙担任B组导演。拍戏时,孔笙会掐着预算,减轻后方压力。同时,侯鸿亮在关键场次上主动为孔笙加钱、加人。这种互相体谅、温情和信任,奠定了两人多年不离不弃的基础。从山影到正午阳光,侯鸿亮都说自己和李雪、张开宙是孔笙的徒弟,“大家都是十几、二十年的老同事、师兄弟,非常熟悉各自的节奏。”而孔笙回应“铁三角”的亲密关系时,则说,“其实不是我教他们,而是他们给了我很多启发。”这种谦虚、尊重中又能看到他们的人格魅力。孔笙还是一位“可爱”的导演,执着于在自己的剧中跑龙套,演大臣、摊贩、晨跑的大爷,玩得不亦乐乎。

  因为被专业对待,受到尊重,不少演员对这个导演团队心存敬意。与正午阳光合作过《山海情》的演员黄轩说,孔笙导演是特别憨厚朴实的一个人,丝毫没有大导演的架子,就像邻家的一个叔叔这种感觉。“没事的时候,他经常叫我们去他的工作室,就像家人一样,非常亲切。”杨烁说,在他困惑迷茫的时期,演出了孔笙的《欢乐颂》,才再次突然找到了方向。“生我的有一个父亲,在我从事的这个行业里面,又有一个父亲,就是孔笙导演。他教会我的不是怎么演戏,更多的是教会我怎么去做人。导演不仅给了我事业,他还给了我完整的家(在剧组认识妻子)。”杨烁甚至动心要拜孔笙为师,转行做导演。

  孙墨龙也被黄轩赞不绝口:“太细心了,就像个邻家哥哥,在现场对大家的那种关怀,对所有人的那种尊重。导演脾气又那么好,从来没有说过谁,大声说话都没有,对所有人都很尊重、一视同仁,又那么善意,把整个剧组的气氛调得非常好。”张开宙作品类型相对较多,有的作品也面临争议。在《知否》《清平乐》之后,张开宙找到了他精雕细琢的诗化表达艺术风格,成为剧迷心中的“诗人导演”。张开宙的美商、慢悠悠的格调,成就了作品风格,也成了他的个人魅力。《都挺好》收官时,姚晨跟简川訸成了喝交杯酒的“哥们儿”,姚晨称赞简川訸拍戏时事必躬亲亲自试戏,感叹简川訸幸亏没做演员,不然自己就要失业了。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