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从相声到小品,从话剧到电视剧

郭麒麟的自我修养

来源:齐鲁晚报
2021-03-07 11:28:53

  正在热播的电视剧《赘婿》火了,讨论最多的热门话题与郭麒麟有关。“演员”身份的郭麒麟角色不多,却既有笑点又可琢磨,在2019年热播的《庆余年》中,郭麒麟扮演的“范思辙”同样圈粉无数。从相声到小品,从话剧到电视剧,郭麒麟实现了高质量的跨越。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宋说

  圈在规则里长大

  4岁就喜欢听评书和坐唱,对着戏班子一脸痴迷;小学时就能站在讲台上,大大方方地用天津话给同学说相声,郭麒麟在启蒙阶段已表现出对艺术的极大热爱。不过,在成为惹人喜爱的相声演员前,郭麒麟过得实在苦。相声圈子的规矩“老气横秋”,烦冗复杂,德云社有张八仙桌,只设两座,只有郭德纲、于谦两位长辈才能坐。穿的长袍大褂只有郭、于二人是全绣双扣,岳云鹏和孙越这样正当红的招牌穿半绣,其他小辈多是单色单扣,郭麒麟也不能例外。

  小时候的郭麒麟是被圈在规则里长大的,能在台上放开了胆儿地插科打诨,骨子里却要刻上遵守兄友弟恭地规矩。“见到长辈要说您,在家不能说脏字、跷二郎腿;师兄来了必须站起来打招呼,还得给他们端茶倒水;夹菜只许夹面前的,不能过河;上人家串门,敲门先轻敲一下,再连敲两下;连吃饭时,好东西都轮不到他,得等师兄们吃完了他才能吃。”郭麒麟的童年生活在旁人看来,实在是非常人所能承受。

  父亲郭德纲立下条条规矩,如同一块铁板,隔开了父子二人间的距离。15岁时,正读初三的郭麒麟退了学,没学俩月就登上了相声的演出台。2012年,上万网友围观了郭麒麟被父亲教育的名场面,郭麒麟的“规矩童年”火上热搜。

  2012年5月,16岁的郭麒麟和搭档阎鹤祥为岳云鹏的相声专场做了助演,表演了侯宝林大师的代表作之一《阴阳五行》。那时他舞台经验不足表演还有些许青涩,几个包袱抛下去,并未取得预期的效果。下台后,郭德纲当众批评郭麒麟,甚至在微博开骂“蠢子无知,糊涂至极”。相声粉丝们关注:这父子俩,还真是不对付。

  从小在规矩里憋闷,长大后的郭麒麟有了一份超出同龄人的清醒与成熟。因为北京的社保没交足5年,郭麒麟在成名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租房住。房子是租的,生活也是凑合。灯泡不亮勉强着,花洒喷头网购最便宜的,买的垃圾袋好久舍不得换一次。

  生活苦,演艺生涯也苦。年纪轻轻开专场,搭配各种大腕,跟着父亲上节目、做主持,光芒虽有了,却也背负着严厉的批评。很长一段时间,郭麒麟觉得舞台就是炼狱,他巴不得观众把他轰下去。星二代的光环太刺眼,扎到了郭麒麟自己,从16岁开始攒底,苦练基本功,熬夜磨剧本,逢人就称“您”出了名的乖巧懂规矩,“无可挑剔”的郭麒麟还是无法被观众轻松接受,老郭一语道破:“因为你是我儿子。”

  火出相声圈的演员

  在刚踏入相声门槛的三四年里,郭麒麟参加了上千场演出,本是因快乐而选择退学说相声的郭麒麟天天垮着个脸,“每天这种表演,让我觉得有点枯燥。家和剧场两点一线,还要面对一大帮人际关系的糟事儿。”加上郭德纲在相声领域的地位稳固,郭麒麟很难摆脱父亲受到观众的认可。在出国留学未果后,郭麒麟对演员这个行当跃跃欲试。

  作为相声演员的郭麒麟承受了各方各面的压力,又去做演员岂不是更招骂名?但虱子多了不怕咬,债多了不愁,郭麒麟以悲观主义者自居,反而更能放宽了心走在“演员”这条路上。2015年,郭麒麟参演了郭德纲的电影《相声大电影之我要幸福》,他说,“在相声方面,很难超过我父亲了,趁着年轻我想多尝试,保不齐相声艺术家没当上,最后成了影帝呢。”

  2017年夏天,郭麒麟参演了电视剧《给我一个十八岁》,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没有德云社人员的剧组,郭麒麟发现,“我好像真的能以此为生。”2018年,他以“演员”的身份对这个世界做出宣告。在综艺《我就是演员》中,郭麒麟和曹骏合作《士兵突击》的经典桥段,他饰演爱插科打诨的白铁军,成功晋级,郭麒麟从这个舞台开始认真跨界转型。

  2019年,郭麒麟凭着《庆余年》中的“范思辙”一角小火了一把。微博上,“郭麒麟承包庆余年的笑点”超话有超3万人讨论,3.7亿阅读。书里的“范思辙”出身权贵家庭,有些纨绔的公子哥儿气质,不算讨喜,但郭麒麟在戏中窝里怂出去横,把财迷演得娇憨可爱。

  事实证明,郭麒麟的路子走对了。今年他主演的电视剧《赘婿》在一众新剧中爆火,“演员”郭麒麟再次出圈。郭麒麟也在不断地将目光转向其他领域,他去参加综艺,有和喜剧相关的《欢乐喜剧人》《喜剧者联盟》,也有娱乐为主的《密室大逃脱》和《做家务的男人》。与此同时,他还参演话剧,给电影唱过主题曲。

  在观众眼皮底子下长大,如今25岁的郭麒麟身上愈发散发出迷人的混搭气质。他遵循着相声客套礼貌的传统周正,又有年轻人爱玩打趣儿的现代风格。如今的郭麒麟愈发豁达通透,大伙儿也是瞧得真切,在演员+相声界双栖的郭麒麟,终归是得偿所愿,“郭麒麟不只是郭德纲的儿子,还是他自己。”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