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脑洞大开”让哪吒来到现代

来源:北京晚报
2021-02-27 14:44:41

  记者 袁云儿

  青年版朋克哪吒、老上海与赛博朋克混搭的美学风格、国产动画最顶尖的技术……正在上映的影片《新神榜:哪吒重生》不是最卖座的春节档电影,但在探索国产动画的东方美学风格与技术突破方面,却走得大胆而有魄力。导演赵霁说,希望这个全新的哪吒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也激励观众勇于做自己。

  哪吒是最具朋克气质的英雄

  早在《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初创阶段,赵霁曾经让团队按照1979年版动画《哪吒闹海》的剧情,做过一个原汁原味的传统哪吒故事。但有一天,赵霁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哪吒活在当代,会是怎么样?这样一个脑洞大开的问题顿时让整个团队兴奋起来。这句话也成为观众现在看到的《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开始。

  “过去观众对哪吒的固有印象是《哪吒闹海》里的小英雄,而从《封神榜》的原文来看,哪吒是一个非常任性、勇敢大胆的角色,甚至会有一些不惜后果的行为,这和朋克的精神内核比较契合。”赵霁认为,哪吒是中国传统神话人物中最具朋克气质的英雄,所以在《新神榜:哪吒重生》里,他把哪吒放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中,希望展现一个青年版朋克哪吒。

  在影片创作的第一年时间里,团队规模非常小,不到五个人,大家在一起讨论,负责创意设计的实际上只有赵霁和影片艺术总监龟爷两人,前期探索的内容包括角色的气质、世界观设定、故事开发等。等到剧本基本完成、有了故事板后,制作团队开始扩大,大家一起去做一些前期的视觉开发。“我们叫‘关键时刻’,就是做出片中一些重要剧情的呈现,看看感觉对不对、为什么不对、哪里有问题,然后慢慢调整,逐渐逼近我们认为合理的状态。”赵霁说。

  在赵霁看来,确定这部电影基调和风格的里程碑时刻,是影片测试短片出炉的时候。“前期我们再怎么弄也只是凭空想象,但当我们真的做出来一个东西时,这个风格和世界观能否成立、别人看了是不是相信,就可以得到验证了。”那个测试短片是一段哪吒和敖丙的追车戏,所有人看完之后都觉得:首先,可信;第二,这个世界观很有意思。此时,距离启动这一项目的开发,已经过了两年半时间了。虽然过程漫长艰辛,但创作方向的确认让大家都觉得非常兴奋。

  形象设计借鉴《哪吒闹海》

  身穿皮衣,脚蹬摩托车,除了微微上翘的丹凤眼依稀还有当年的样子,这次的哪吒以成人形象登场,国潮范十足。赵霁介绍,片中哪吒的形象设计,既借鉴了动画《哪吒闹海》里的经典小哪吒形象,也从一些古代佛像画像中取经,还参考了一些男明星的角色造型,打造出一个帅气又桀骜的新哪吒形象。

  至于哪吒的对头敖丙,当他在片中变幻成龙的形态时,有可能是目前观众在国产片里看到的效果最棒的动画龙了。赵霁笑言,打造这条龙的过程他也特别嗨:“从来没有看到过在现代环境中出现一条中国的古典龙,这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在设计这条龙时,赵霁觉得诸如九龙壁的龙形象年代还不够久远,他参考了南宋画龙大师陈容的作品,想要创造一个更传统的中国龙。

  得益于这些年追光动画(影片制作方)在动画技术上的探索和积累,敖丙龙形象在设计出来后有了较高的完成度,效果细腻自然。“我们前面刚刚做了《白蛇:缘起》,开发出一套爬行动物的绑定系统,方便动画师可以更好操作实现蛇运动时的效果,龙跟蛇是类似的,所以我们有了一个爬行动物的动画基础。但龙还有四条腿,而我们之前做动画《猫与桃花源》时开发过一个四足系统,可以操作所有四足动物的运动。有了这两套系统,做龙的技术就水到渠成了。”

  《新神榜:哪吒重生》中揭晓的最大悬念,莫过于面具人身份曝光的时刻。为什么面具人会是孙悟空,赵霁解释,因为孙悟空最想要的是自由,他不愿被任何人和事拘束,所以以面具示人。“片中的时间肯定在西天取经之后,这时孙悟空已经变成了斗战胜佛,我觉得按照他的性格是很难在天上当神仙的,所以我们设定他放了个分身在天上,然后来人间过逍遥日子。”

  凭想象设计出一个虚拟城市

  《新神榜:哪吒重生》中最令人感到惊喜的,便是那个传统与现代、落后与先进并存的东海市。富人区霓虹闪烁,平民区破败干涸,建在悬崖上的镇海寺医院让人想起悬空寺……赛博朋克、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上海、艺术装饰等多种风格混搭在一个城市里却不显得混乱,反而有种奇妙的张力,让人相信,现代哪吒的故事会发生在这里。

  赵霁和团队仿佛城市规划师一样,为这座并不存在的城市做了全面详细的规划设计。大到城市功能分区,比如富人区、平民区、无人区、“三不管”地带、工业区,小到某一条街的走向细节,都有精心的安排。“比如电影中有一段追车戏,最后镜头里出现了一条没有盖完的水渠。这条水渠之前是为了引水而建,后来这个地方没有水了,所以水渠建了一半就废了。这个水渠虽然不属于剧情内容,但我们在规划城市的时候就要想清楚:原本水渠要从哪往哪引水?引水的目的是什么?可以解决哪个区域的居民生活?现在水没有了,这个区域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些都是我们在‘造城’时的思考。”

  在“造城”时,主创们先根据剧情判断片中涉及到哪些场景,然后想象这些场景如果真实存在于一个城市里,大概会处于什么位置、符合剧情的路线是什么样的。“先定下东南西北,比如东海市之于大海大概在一个什么方位、镇海寺在什么位置,几个关键的地方定下来之后,再根据剧情细节划分示意图、细节图。”

  片中平民区场景的美术风格,灵感来源于老上海。为此,影片主创团队跑了很多上海的博物馆搜集素材,还实地走访了一些有百年历史的上海老巷。其中的一些老巷现在已经被拆了,但它们昔日的风采以另一种形式留在了电影里。

  赵霁坦言,对他而言,设定一个什么样的城市要比如何实现这一设定挑战更大。“《白蛇:缘起》明确设定在晚唐末年,所以可以找很多晚唐史料,看看那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新神榜:哪吒重生》是一个完全虚拟的时空,要让观众既觉得合理可信,同时又觉得富有想象力,是一个神仙妖怪共存的世界。”

  原标题:“脑洞大开”让哪吒来到现代 《新神榜:哪吒重生》导演赵霁谈国产动画美学新探索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