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郭麒麟“外出务工”德云社“失业演员”上综艺

阎鹤祥换“搭档”成功再就业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21-02-27 08:13:40

  春节过后,德云社尚未开箱,众位有名气的演员已经纷纷转投电视剧或是综艺的舞台。“国民姑爷”郭麒麟凭《赘婿》狠狠圈了一波粉,他的搭档阎鹤祥也一口气参加了《万里走单骑》《吐槽大会》两档重磅综艺。昔日的德云社著名留守演员,如今为何突然成功“再就业”?有网友称,郭麒麟长期“外出务工”,阎鹤祥无法登上相声舞台,德云社自然要送出留守补偿。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阎鹤祥,他慌忙赶忙连忙否认。

  阎鹤祥辣评“布鞋男团”

  黄觉爱玩儿 马伯骞敢说

  早在两年前,郭麒麟档期繁忙之时,阎鹤祥就曾因留守问题暂别德云社,骑上心爱的小摩托一路向西,从北京出发,沿丝绸之路直抵意大利。或许是这份追风少年本色,抑或“在路上”的情怀,引得浙江卫视《万里走单骑》节目组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在这档号称“中国首档世遗揭秘互动纪实节目”中,阎鹤祥与单霁翔、黄觉、马伯骞一起,前往国内十余处世界遗产地,揭秘中国世界遗产背后的故事。

  阎鹤祥说,虽然两年前自己也曾骑行万里,但与加盟《万里走单骑》相比,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体验。“我自己玩儿可能会玩得更深、更细致一些,做综艺节目受众面会比较广,更多的是承担普及作用,要把世界文化遗产的意义进行提炼,普及给大家,更侧重于广度的一面。”通过《万里走单骑》,阎鹤祥希望社会各界能更加重视对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 。

  《万里走单骑》的四位常驻嘉宾号称“布鞋男团”,这个组合颇具混搭意味。阎鹤祥是相声演员,以制造效果见长;曾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单霁翔,自然是专业担当;演员黄觉有着超强的文艺气质;歌手出身的马伯骞则为当代年轻人的视角代言。

  讲到同行万里的三位搭档,阎鹤祥上演了“麻辣点评”。德高望重的单霁翔其实思维非常年轻化,“就是不固守成规,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能把故宫这个IP做得这么大。”阎鹤祥称黄觉为“觉哥”,吐槽他“现在是个大叔了”,还爆料黄觉有文艺男神的一面,却也充满生活气息,“他年轻时爱摄影,比我还爱四处玩儿呢。他总会提到自己的孩子,很接地气。”至于马伯骞,阎鹤祥直言与90后的思维方式会有代沟,但对这个年轻人的“敢言”,他十分欣赏。“马伯骞说的很多东西是我也想过,但是我不见得敢说的话。他就会直接问,而且问得非常好。”

  舞台上认真“吐槽”

  《吐槽大会》展示“我”的喜剧作品

  凭借在《吐槽大会》的超强杀伤力,近来阎鹤祥频上热搜,受到颇多关注。初登舞台他就火力全开,差点掀翻专业脱口秀演员杨蒙恩,但最终惜败。对于这个结果,不少网友为阎鹤祥鸣不平,认为杨蒙恩是胜在“主场优势”。对此,阎鹤祥表示,“我并不认为有主场优势,有一批观众不爱看你,那一定是演员的问题。不要挑观众的问题,观众没有问题。”

  虽然在舞台上“认真吐槽”,阎鹤祥坦言自己也会紧张。只不过,这份紧张并不是因为要与专业脱口秀演员同台竞技,而是自身的原因。“观众一定会做出评判。如果我说得不好,可能有人会说,相声演员还自称讲的是语言文化传统艺术,不过如此。可能我们同行也会说,你自己本门的东西还没练好呢,又出去给我们丢人现眼。”

  近来,相声与脱口秀两种艺术形式正在不断地碰撞出新的火花。前有《欢乐喜剧人》李雪琴搭档孙越彻底被带偏,后有阎鹤祥踢馆《吐槽大会》,并“希望笑果文化早日并入北京德云社”。

  在网上,越来越多的网友也在讨论,相声与脱口秀究竟有什么区别?对于这个“专业”问题,阎鹤祥认为,二者并没有泾渭分明的界限。“其实并没有区别,我作为一个相声工作者,特别想构建一个大相声的概念。观众看我的表演,只要高兴、开心就够了,没必要花那么长时间去琢磨这到底是什么。”

  在《吐槽大会》的舞台上,阎鹤祥也展现了自己的一手相声绝活儿,一段《叫卖》模仿薇娅带货,现场反响热烈。不过对于这段偏向于相声化的表现,阎鹤祥称并非有意为之,“我不希望往那一站,观众就会固定地主观代入。不管我说什么,都觉得我说的像相声。其实我只是在用自己的节奏和方式来表演喜剧,我不定义我说的是相声还是脱口秀。”

  支持郭麒麟“多实践”

  上综艺绝不是人情补偿

  不会说相声的喜剧演员不是好综艺咖。2021开年,阎鹤祥就有《万里走单骑》和《吐槽大会》两档颇具影响力的综艺节目上线,德云社留守演员突然变综艺圈红人,让不少网友忍不住猜测,是否因为“德云少班主”郭麒麟长期“外出务工”,德云社只好送给阎鹤祥一份留守补偿?

  对此,阎鹤祥赶紧否认三连,“绝对不存在外界说的人情、补偿,有时会在舞台上开个玩笑,实际真不是这样。”阎鹤祥认为,演员最终是要看能力,假如随便给个补偿,能力不足必然会砸场子。“比如讲脱口秀,这不可能是补偿。讲不好会给行业丢人的,不是那么回事。”

  尽管阎鹤祥在综艺圈已经成功再就业,但他还是十分期待自己的相声舞台。讲到相声,阎鹤祥有些兴奋,“我们马上就开箱了,计划在3月中旬、下旬。开箱肯定还要回小剧场演出,脱不开小剧场的力量,还要见观众呢。”

  只是,随着《赘婿》的热播,郭麒麟人气愈发水涨船高,他的归期似乎依旧没有定数。阎鹤祥也并不着急,他计划先说单口,静待大林回归。“其实想说的话怎么都可以说,这都不是问题,主要还是在自己。”

  虽然郭麒麟的全方位走红导致阎鹤祥“间接失业”,但他仍然表示,自己非常支持郭麒麟发展相声之外的事业,充分展现了一名留守人员的自我修养。“大林现在这个状态非常好。我想对他说要多实践,实践永远都是财富。不要怕议论,也不怕非议,更不怕失败,将来一定会更加成功的。”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王磊  统筹/满羿

责任编辑:韩瑞敏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