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娱乐

音乐封面

高晓松哀叹《扶桑》写完特忧伤 改得痛苦(图)

2016-03-07 15:44:00  来源:中工网综合

  严歌苓

  来源《北京日报》

  高晓松[微博]尤其喜欢这一段,扶桑被修道院救了,她偶然看到自己做妓女时穿的红裙子,穿上那条裙子,她觉得那才是她自己,随后她还是回到了唐人街。

  在 这场对谈里,高晓松是作为嘉宾出现的。他全程拿着一把扇子,扇子上的“晓松奇谈”四个字很打眼。高晓松说,自己的节目里有两次讲到过《扶桑》,第一次提到时是说美国历史里的淘金时代,第二次再提,是他在预测奥斯卡得奖影片时,有部讲爱尔兰移民的影片让他想起了《扶桑》。

  对 《扶桑》的喜爱,高晓松表达得特别直白:“我太爱这个东西了!” 他说“这是一部伟大的小说”,让他“热泪盈眶”。他特别喜欢扶桑内心的那一种光芒,尤其喜欢扶桑被修道院救了,她偶然看到自己做妓女时穿的红裙子,穿上那 条裙子,她觉得那才是她自己,随后她还是回到了唐人街。

  “这是一部特别粗砺、特别有肌肉的作品。”他分别拿法国名著《茶花女》、本届奥斯卡提名影片《布鲁克林》与《扶桑》相比,他认为跟扶桑相比,茶花女的处境没有差到哪儿,而《布鲁克林》的女主人公还能在漂亮餐桌前吃饭。“扶桑这个女孩受苦了,拍出来才是震撼人心的!”

  高晓松告诉大家一个消息,他买下了《扶桑》音乐剧改编权,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自己兜里掏钱买作品改编权。“这是我自己卖艺的钱。”他信誓旦旦地说,这表明他对扶桑的感情,“以前没有看到这样的女性,她超级强,虽然她生活在最底层,但她不卖笑。”

  但高晓松还是发出了哀叹,“《扶桑》改得我很痛苦,经常写完了特忧伤。”他说,音乐剧容量比电影还小,是个小小的奢侈品,要求人物简单、冲突激烈,他曾冥思苦想怎么开场,却很难找到突破口。

编辑:昕亚

精彩图库

Copyright © 2008-2019 by ent.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